首页 > 模式 > B2C>正文

小县城的农村电商元年:马云也来取经

作者: 来源: 2016-02-17 09:37:27

网购方面,2014年底,全国农村网购市场总量超过1800亿元,7700万老百姓在网上购物,增长41%,而城市地区的增幅仅为17%。预计2016年,农村网购市场可能增长至4600亿元。

农村互联网

“上好的农产品卖不出去,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烂在地里。”

“即便是有买家,如何把农货从偏僻的山区县保质保鲜地运出去又是一个大难题。”

“农民收入本来就低,却要花费高于城里人的价格买同样一件消费品。”

这些放在过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2015年,如果你还这么认为的话,那你就错了。

2015年可谓农村电商的元年,这一年国务院与国家部委关于农村电商政策的制定与出台,已经不能用“连续”这个词了,而是“密集”。从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下发开始,涉及农村电商的政策文件达12个之多。

而2015年农村电商发生的最本质的一件事是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被打通了,电商巨头下乡潮使得电商在中国农村遍地开花。这意味着过去农村信息不对称、基础设施不完善导致的高成本、低效率的物流等状况要翻篇了。

那么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症结是如何解决的?电商巨头们在农村上演的这场争夺战精彩吗?农村是如何长出电商基因的?农村电商还有痛点吗?

要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首先要去中国农村电子商务调研基地——浙江遂昌去看看,从“遂昌模式”开始说起。

何为“遂昌模式”?

遂昌县位于浙江省西南部,全县总面积2539平方公里,山地占88.82%,海拔千米以上的高山有703座,全县人口仅23.1万。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典型山区县,发展出了农村电子商务的遂昌模式,并成了中国农村电子商务调研基地。阿里研究院、中国社科院、浙江省相关领导隔三岔五到访,农业部、国务院等相关部门也到此调研与考察。遂昌从之前一个默默无闻的山区县一下子火了。

什么是遂昌模式?简单来讲,就是遂昌当地以其独特的社会组织模式,通过电商平台实现“农产品进城”和“消费品下乡”。

2015年10月23日,国务院以国发〔2015〕61号印发《关于促进快递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及要打造“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双向流通渠道。

“农产品进城”着眼解决农产品与市场对接的问题。当地的农货“上行”平台——遂网,一端对接的是农产品的供货源——农村合作社,另一端对接当地开网店或做微商的城镇年轻人,将他们发展成为遂网的分销会员,帮助将农产品销售到一二线城市,而这些年轻人事先都会接受遂昌网店协会的电商培训和销售能力培训。

“消费品下乡”着眼解决农村无法进行网络购物的痛点。在农村发展电商会受到物流、硬件设备、上网条件和文化技能等各方限制。当地的消费品“下行”平台——赶街网依托每个村的商业小店,在店内划出8~10平方米的一小块地建服务站,为服务站配备电脑设备,培训店主做兼职服务员帮村民在赶街网上进行代购。同时,赶街网建立县级运营中心和从县城到农村的二级配送物流。

遂昌县委党校办公室主任吕春和告诉记者,遂网、赶街网和遂昌网店协会其实是三块牌子、一套人马,它们由当地人潘东明于2010年3月回乡创办电子商务发展而来。

“当时,公司由12位理事集资47万成立,至今已相继投入5000万左右”。浙江赶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赶街公司”)战略合作部负责人文道海告诉记者,赶街公司至今都还不讲求盈利,对网店协会分销会员的培训都是免费的,并且在与分销会员的收入分配上也尽量让利给会员,他们自己基本上只收回成本。现阶段他们的目标是发展壮大线下分销会员和扩张省内外服务站点,等将来有规模了,他们再靠规模盈利。至今,网店协会的分销会员在遂昌县已达2000多家,在全国已有4000多家。

目前,赶街公司的覆盖面已从2014年的全国3个省、15个县、1200个村网点,发展到2015年底的12个省、32个县近2800个村网点。

2014年,遂昌县网店协会公共服务平台实现全县农产品上行交易额达3.2亿,预计2015年将超过5亿元。2013年至2015年赶街网平台实现全国范围内消费品下行交易额为1.6亿。

吕春和负责遂昌电商省外考察团的接待工作,他告诉记者,从2015年1月到2015年12月底,他已接待来自全国各地考察农村电商的考察团达156批,共2449人。

尤其是2015年7月财政部和商务部以财建办〔2015〕60号印发《关于开展2015年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的通知》,要求在2015年启动200个县的试点,这之后,吕春和的接待任务量猛增,“多到有时一天要接待十几批客人”,以来自广西、贵州、重庆等西南地区和陕西、山西、甘肃等西北地区的考察团居多,这些地方基本上都还没有农村电子商务的基础。

背靠政府的强大推力

在这个“九山半水半分田”原本属偏远落后的山区县何以会带头发展出这一电商模式?

“遂昌优势一点都没有”,赶街公司对外事务部总监林颂文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遂昌县没有工业基础,不适合发展高端制造业,而且这里很多年轻人都去城里工作了,也没有人才优势,同时,这里也没土地优势和区位优势。遂昌这种地方要发展经济,站在政府的角度讲,只能利用好当地的劣势,并把劣势转为优势。政府要解决当地的三农问题,电子商务就是非常好的工具。

首先,农产品通过互联网去销售,能增加老百姓的收入。其次,当地富余劳动力存在就业创业问题,而利用互联网去就业创业,其技术门槛是非常低的,成本投入也很低,比如开个网店、微店,或者几个人在网上弄个小平台进行农产品销售。当地的年轻人只要有台电脑、有部手机就可以创业了。

林颂文告诉记者,像遂昌现在很多人靠一部手机,一个月赚五六千的大有人在。“他们不用备货,也不用自己拍照,只要负责销售就可以了。网店协会给很多产品做标准,解决品控、保鲜、包装、拍照摄影,统一物流,统一发货。”

遂昌电商的发展与当地政府的重视密不可分。林颂文告诉记者,农村电商是一个系统化工程,涉及工商、农业、质监、检验、物流等各个方面,牵涉到产业链的所有相关成员的理念都必须要相通,没有政府的高度重视,很难做农村电商。

赶街公司给每个农村服务站都配置电脑、显示屏和货架。吕春和告诉记者,每配置一个站点,县政府就补贴赶街公司15000元,并且这块地,赶街公司不用付租金。

而遂昌县财政对当地电子商务发展的扶持资金也是呈几何级增长,2012年是57万元,2013年达900万元,2014年到1293万元。

其间,在遂昌电商与阿里的合作上,当地政府也是既出力又出面。2012年5月,遂昌县人民政府与阿里巴巴签订《遂昌县人民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淘宝网战略协议》;2012年10月,遂昌县人民政府召开淘宝网“特色中国·遂昌馆”全县动员大会,该馆于2013年1月开馆,是全国首家县级特色馆。

而在人力投入上当地更是县领导亲上战场。

“公司一些重要的项目和方案,分管的县领导会亲自参与研讨,有时候我们就某个问题甚至讨论到凌晨一两点。”林颂文告诉记者,原先分管他们这块工作的副县长叶照辉和他们几乎天天见面,隔三岔五就开会研讨。

2011年,33岁的叶照辉成为遂昌县副县长,可谓年少得志,在众人看来他在仕途上有着大好前程。赶街网的起家发展也曾是叶照辉一手参与、支持,他对农村电商领域的研究可谓颇深。叶照辉曾谈到,农村市场将会是中国未来几年互联网经济里面最大的一块蛋糕,也是最后的一块蛋糕。

然而,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2015年11月,叶照辉辞去公职下海做电商,这在当时曾引起不小的轰动。

用林颂文的话说就是,现在遂昌的农村电商已经相当成熟了。辞职后的叶照辉离开了遂昌,选择去他曾经挂职副市长的诸暨从事电商。目前,叶照辉加盟总部位于诸暨的浙江蓝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始专注于另一个潜力无限的农产品——蓝莓。同时,叶照辉还兼任浙江村村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管理职务,专门从事农村电商O2O及县域电商内循环模式的打造。

诸暨有他熟悉和需要的人脉与资源,做农村电商是很讲究地缘性的。

2015年年初,刘强东把京东的农村电商首站开在了他的老家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市宿豫区成为京东全国农村电商示范县(区),在全国首个实现电商服务“村村通”。

马云来取经引发电商下乡潮

“赶街是一个公益性质的平台,是我见过最好的农村电商模式,让我很感动。农民能享受城镇生活和农产品要出来只有通过电子商务,这是唯一一条途径。”2014年7月21日,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亲临遂昌参观赶街服务站时,发出如上感慨。

2014年9月9日,阿里巴巴上市在华尔街路演,遂昌县网店协会也精彩亮相。

2014年10月,淘宝上线针对农村市场的二级频道“农村淘宝”,不仅提供日常用品,还有农资农具产品。并且,阿里也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

在赶街公司的走廊上挂有马云在潘东明陪同下考察遂昌农村电商的大幅照片,旁边还有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来遂昌考察的照片。

吕春和私下告诉记者,当时是夏书记来遂昌例行调研,听取了农村电商的工作汇报,发现遂昌的模式很好,然后叫马云来考察的。这已经成了遂昌电商圈口口相传的事了。

从马云考察遂昌到阿里上线“农村淘宝”,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动作之迅速,可以看出马云急了!

据统计,2013年我国农村人口6.29亿,农业总产值10.2万亿元,全社会零售商品总额23.4万亿,其中纯农村3.19万亿,含县市镇9万多亿;农村总产值与包括县及镇商品零售总额合计约20万亿元。

网购方面,2014年底,全国农村网购市场总量超过1800亿元,7700万老百姓在网上购物,增长41%,而城市地区的增幅仅为17%。预计2016年,农村网购市场可能增长至4600亿元。未来几年内,农村电子商务市场将突破万亿规模。

而1.1万亿元交易额已能打造一个农村新“淘宝”,谁还会无动于衷?

自2014年10月阿里推出“千县万村”计划后,在阿里的带动下,包括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也推出了各自的农村电子商务计划,“电商巨头下乡”已成潮流。

截至2015年12月底,阿里巴巴已经在200个县建设了1万个农村淘宝服务站;到2015年11月份京东已开600个县级服务中心、1100个京东帮服务站,招募了12万名乡村推广员;苏宁在2015年元月才提出农村电商计划,到11月实际已建成1000家苏宁易购服务站;中国邮政加速农村电商布局,仅陕西就新建村级服务点3000个,而上年就开始试点的山东、河南建设规模更大。中国电信也开始觊觎农村电商,在青海省开展了村级电商服务点建设试点,从代收费服务切入农村电商市场。

文道海告诉记者,赶街公司目前已开始初步尝试金融领域,开发了一个产品“金元宝”,村民充值后,可以在他们的平台上充值电话费、交保险费,买他们的商品。未来他们打算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建立自己的金融体系,涉及存款、取款、贷款以及农资购买的预付等。2016年,打造县域电商生态会是赶街公司的一大重点,通过他们的平台把本地的生活业态,包括服务业、生产、零售等连接在一起。

因为一个开放共享、跨界融合、移动互联的大数据时代已经到来。

然而,马云也早已看到了这一点,强劲的资本后盾也让他的想法快速落地。

2015年11月9日,农村淘宝服务站演变为马云网商银行“农村分行”,推出旺农贷,有贷款需求的农民,直接去当地农村淘宝服务站,即可进行无抵押、无担保纯信用贷款,最快3分钟得到结果,审核后实时放款。

2016年1月20日,马云再放大招,农村淘宝站继变身“农村银行”后,开始变身“农村医院”。1月21日,马云与武汉市中心医院签署合作协议推出网络医院,老百姓可通过当地农村淘宝服务站进行视频就诊,包括消化内科、内分泌科、中医科、皮肤科等13个科室,诊断完毕开出电子处方,送药上门!截至目前,全国近400家大中型医院纷纷加入马云的“未来医院”,覆盖全国90%省份。

阿里巴巴合伙人、农村淘宝事业部总经理孙利军曾表示,农村淘宝的终极目标是智慧农村,把每个村级服务站点升级为生态服务中心、民生服务中心,而依托阿里巴巴集团的生态圈,未来可以把阿里健康、阿里旅行、阿里通讯、蚂蚁金服等,只要能够为农民服务的便民服务业务,都拉到农村淘宝这一大平台落地。

难解的人才问题

“人才问题是现在遂昌电商发展最核心的问题,遂昌这个地方还是很难留住人才。”作为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林颂文告诉记者,他们需要既懂电商,又懂农产品的复合型人才。现在的农村电商已经不是停留在“会上网就能开网店”的原始阶段,需要对各环节中面临的产品策划、质量标准制定、品牌包装、宣传推广、销售、物流、售后等都有清晰的认识。

对引进的电商人才,赶街公司会给予优厚的薪酬待遇,这个自不必说。当地县政府也非常重视这块,政府会给来遂昌工作、拥有研究生学历的电商人才每位免费提供一套50平方米的人才公寓居住;2015年开始,省人事局给了遂昌一个名额去台湾进行为期21天的电商培训学习,并提供50万元的学习经费。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很难留住人才。林颂文告诉记者,在农村电商创业热潮下,有些年轻人往往刚开始满怀激情来这儿做电商,但一般都是没待几个月就走掉了,年轻人还是想去大城市发展。目前他们公司还是以本地人为主。

当然,也有像文道海这样带着妻子从上海跑到遂昌来加入赶街公司的管理团队,安营扎寨做农村电商的。他之前在上海一家互联网服务外包公司,潘东明曾是他的同事。他愿意来遂昌安家一方面是出于对老同事能力的信任,另一方面更是冲着农村电商的发展前景来的。

去年12月在乌镇举行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谈到,中国正在实施“宽带中国”战略,预计到2020年,中国宽带网络将基本覆盖所有行政村,打通网络基础设施“最后一公里”。

然而,像文道海这样的属个别例子,农村电商人才紧缺现象不仅存在于遂昌,这也已成了全国其他从事农村电商地区的普遍性问题。

诸暨市东北部的赵家镇是一个山区镇,那里盛产一种叫香榧的坚果,全镇40多家工业企业中,主要以香榧加工为代表的农产品加工企业就有20多家。镇里建有农产品电商园,该镇同样存在电商人才问题。

该镇的侬之悠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章红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赵家镇运营的麻烦是人才难找,留不住,做不长,很多年轻人做一段时间就走了。因为年轻人还是喜欢热闹的,而当地没有娱乐场所等服务配套设施,对90后年轻人没有吸引力。那些愿意回来的年轻人一般都是家里香榧生意做得比较大的,他们现在回来为家里做电商生意。

在这种山区镇还存在交通不便利的问题。像遂昌目前还没有火车站,从丽水火车站到遂昌坐大巴要将近2个小时,最近的龙游火车站离遂昌虽然只有半小时的路程,但因为路程短票价卖不高,大巴途中会绕很多弯、停很多次来拉客人,实际时长远远超出半小时。而目前整个遂昌县只有27辆出租车,属稀缺资源,且都只载远路,如果你要包辆出租车去最近的龙游火车站,通行的价格是200元,年关时节还会涨价。而一旦遇上严重的大雪天,高速封路,则根本无法出行,农产品想往城里发货就更不可能了。

即便是丽水这样的地级市,火车站条件简陋,非常之小,配套设施也不尽如人意,你想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坐着喝杯东西等火车是不可能的。这旁边都是卖炸鸡、盒饭之类快餐的私家小店。这些店还一律都不装空调,人进进出出,大雪天外面是零下5摄氏度,室内零摄氏度。

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电商之所以发展这么好,是背后有一大批懂互联网的优秀人才,而像这些偏远的山区县想要吸引人才甚至留住他们,光提高待遇是不够的,生活娱乐设施、交通设施等方面的改善也许更加重要,这才是长久之计。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全部评论()

头条推荐

专题 更多

电商会议 更多

干货 更多

  1. 新浪微博
  2. RSS订阅
  3. 邮件订阅
亿邦官方app
"电商新闻"
亿邦官方微信
"电子商务指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