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模式 > B2C>正文

1000元冤枉钱引发的农村电商革命

作者: 来源: 2016-02-17 09:37:35

6年前,在上海从事电商工作的潘东明回农村老家过年,母亲兴奋地告诉他,她用平时攒下的钱帮他的房间购置了一台大尺寸平板液晶电视。潘东明马上在几个互联网购物平台上搜索这台平板电视的价格,贵了将近1000元!他一直不敢把真相告诉母亲,“母亲如果知道了,肯定要心疼大半年”。

正是这件事的刺激,促使潘东明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回家乡做农村电商。如今,他已是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网店协会会长,浙江遂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遂网公司”)、浙江赶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赶街公司”)总经理。他在遂昌接待过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农业部领导和国务院参事的考察,还接待过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调研。来自北大、清华、斯坦福的学者们在这儿做过访问学者。现在,这里已经成了中国农村电子商务调研基地。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和创业伙伴们一手打造的“遂昌模式”,打通了困扰电商界多年的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顺利实现了“农产品进城”和“消费品下乡”。

让城里人吃到高质量土特产

生活在非常适合原生态养殖的小高山气候中、喝着当地优质的山泉、吃着野生猪草和杂粮,以肉质鲜美著称的遂昌土猪,以往城里人是很难吃到的。如今消费者只要在网上下单,最快次日就能尝到美味。

每头猪还能保证是当日屠宰,当日切割、包装,其采用的MAP技术(气调保鲜技术)利用鲜品泡沫盒冰袋可以让肉的保鲜期达到7天。此外,每头猪都符合浙江省动物产品检验检疫合格标准,消费者可以吃到既美味又放心的土猪肉。

除了土猪肉,目前遂昌还推出了红提、笋、薯干、菊米等上千种土特产。此前,由于农村信息不对称和基础设施不完善等问题,把土猪肉卖到城里是农户根本无法想象的。如今,“政府+农户+农村合作社+遂网+网店协会”的合作机制使一切变为可能。

遂网公司、赶街公司对外事务总监林颂文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在他们是各司其职,农户安心种植、养殖;农村合作社负责农产品收集工作;网店协会分销会员负责通过网店、微商等渠道分销农产品;遂网公司负责品控、保鲜、包装、拍照摄影、质检、仓储及统一物流等;政府则帮忙整合农业、工商、质检、物流等各部门的资源。

关于品控,林颂文给本报记者做了详细的介绍。比如遂昌盛产的红提,他们公司通过市场调研,把消费者对红提的普遍认可度反馈给农村合作社,再由合作社下达给农户。他们给出的红提标准是甜度要达到14度以上,一串红提的重量在半斤到一斤之间,红度最起码要达到85%。

“我们就是要培养农户的这种意识,你只有把农产品的质量标准定高一些,产品的价格才能卖得高。我们要改变以前那种传统落后的种植、养殖方式。”林颂文告诉记者,以前农户自行生产的红提每斤只能卖4.5元,定了质量标准的红提经遂网平台卖出的价格提高到了每斤6.75元,“我们帮农户把价格卖高,最终是要让农户增收”。

遂网公司的数据显示,遂昌县网店协会公共服务平台2014年农产品上行交易额达3.2亿,预计2015年将超过5亿元。

消费品下乡

除了在网上卖货,自从有了赶街网,遂昌像潘东明母亲这样年纪的农村大妈们买东西再也不用多花那么多的冤枉钱了,虽然她们不懂上网,甚至有些人还不识字,但她们照样可以在网上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

目前,赶街公司在遂昌县下面的203个行政村、20个街道和乡镇都建立了农村服务站,他们选择农村里的小超市、小商店,在店内划出一小块地建服务站。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去了马云曾考察过的农村服务站,大约有8~10平方米,每个服务站赶街公司都配置一台电脑、一个显示屏和一个货架设备,店主经过培训做兼职服务员帮村民在赶街网上代购。

村民们只要告诉店主自己要买什么东西,店主输入电脑后,村民可在显示屏上选择自己喜欢的式样和牌子,最后店主帮忙下单和进行网上支付,村民再把现金支付给店主。如果村民拿到货后觉得不合适,也可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该服务站退换货。

在服务站,村民每次的购买和退换货都会登记在册,并有村民的亲笔签名。而赶街公司则根据这个登记册每个月对店主进行绩效考核,发给店主200~600元的月度补贴。

在物流这一块,赶街公司建了多种渠道。一是县邮电局成立了专门的农村物流配送中心,邮政配专人专车参与农村电商。很多物流到了县城,县乡它不送的,就全部送到邮政,邮政再把它送下去;二是赶街公司自己有物流车,负责运送在同一条线上的农村服务站点,而偏远一些的山区则通过客运班车,把村民们购买的东西搭运到那个村的服务站,然后老百姓再去那个服务站拿。

目前,赶街公司的这一服务站点已在省外落地。其外省的第一个点是在湖北省罗田县,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在那里建县级运营中心,在当地培养一批人之后,就靠当地人去经营。

截至2015年底,赶街公司农村服务站的覆盖面已扩张到全国12个省、32个县近2800个村网点。据赶街公司的数据,2013年至2015年通过赶街网实现全国范围内消费品下行的平台交易额为1.6亿。

燎原之势

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农产品电子商务白皮书(2014)》显示,截至2014年,阿里平台上,经营的农产品的卖家数量为76.21万个,其中零售平台卖家74.98万个,同口径较2013年增长60.57%。同时,阿里平台上,注册地址在乡镇的农村卖家约为76.98万个,零售平台66.11万。

2014年在阿里零售平台上,从农村发出的包裹增长82.02%;发往农村的包裹增长103.01%;同样,2014年农产品的包裹增长113.05%。2014年在阿里平台上,完成农资产品销售25.10亿元,同比增长188.6%,其中,淘宝网增长185.02%,天猫增长106.09%,1688增长368.29%。一切数据都指向:农村电商已呈燎原之势。

马云自2014年7月考察遂昌农村电商后,于同年10月上线针对农村市场的“农村淘宝”,并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在三至五年内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在阿里的带动下,包括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也推出了各自的农村电子商务计划,“电商巨头下乡”已成潮流。

在打通了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基础上,阿里巴巴有了更宏大长远的目标。阿里表示,农村淘宝的终极目标是智慧农村,依托阿里巴巴集团的生态圈,未来有可能把阿里健康、阿里旅行、阿里通讯、蚂蚁金服等,只要能够为农民服务的便民服务业务,都拉到农村淘宝这一大平台落地。

就犹如潘东明当年很难想到自己因母亲买液晶电视一事而做的那个决定会让他打开如今这般的农村电商局面一样,现在的我们也很难猜到这股农村电商的燎原之势会将中国的农村带向何方,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全部评论()

头条推荐

专题 更多

电商会议 更多

干货 更多

  1. 新浪微博
  2. RSS订阅
  3. 邮件订阅
亿邦官方app
"电商新闻"
亿邦官方微信
"电子商务指南网"